第340章 闫凤娇写真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于亮反手就是一巴掌挥过来,重重的抽在了说话这个小弟的脸上,怒骂道:“没用的东西,这还用你告诉老子么,老子看不出他是硬茬么!?”

当王宝乐临近时,尽管这里老生新生都有,同学更多,议论更杂,可他依旧神色淡定,看着大石上的座右铭。

于亮道:“我那没过门的媳妇回来了,还给我领了个野男人回来,我今天早上琢磨着好好教训那小子一顿,不成想那小子是个硬茬,把我的弟兄都给打了!”

从李春生那一脸苦逼的表情里,林昆看出了这小子的失落,笑着安慰道:“春生啊,师傅这可都是为了你好,多给你加点训练量,助你早日取得进步。”

林昆皱眉,以为林昆是冲她说的,刚要回过头骂这家伙一句,却又听到:“糊锅了!”林昆脑门上立马耷拉下了三道黑线,毅然走出厨房。

吱……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,门口站着的小弟们,马上齐刷刷的喊了声彪哥。看着迎面走过来坐下的疤脸男,林昆知道主要人物出现了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大鳄鱼拼了命的挣扎,后背被拉开了一道一米多长的大口子,剧烈的疼痛令它更加发狂起来,但身体已经没有了刚才发狂的那股力道了,林昆趁机把手伸进大鳄鱼的伤口里死死的抓住,左手握着鬼畜一下接一下的向大鳄鱼的身上扎下去,他的速度频率很快,短短几个瞬息间,就在大鳄鱼的身上扎下了数十个血窟窿,大片大片的血水更加洇红起来,随着翻涌的水花向湖面上翻涌上去……

“你小子有点出息行不行?”林昆白了李春生一眼,压低着声音道。

林昆道:“你儿子把我儿子撞伤了,你这个当老子的是不是该替你儿子出点钱,给我儿子买些营养补品?”

只是被弹的坐了一腚墩儿,林昆心里也知道澄澄肯定没事,笑着说:“没事就好,以后走路多注意点,别毛毛躁躁的。”

一群小弟被骂的战战兢兢的低下头,于亮气呼呼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阵后,转过头目光森森的看向磨盘山顶上的那个小庙,“走,上山去!”

呼通……紧跟着一阵痛心疾首的惨叫——啊!赵猛这会正站在老菜馆门外的墙根下等结果呢,巧的是他站着的地方,正好就是林昆他们所在的包间的窗下,被丢出的小混混正好落在了他的身旁,把他吓的原地向后一跳。

“你不用过来扶我!”蒋叶丽坚定的说,“你如果不接受百凤门,我是不会起来的。”

把车从旧小区里开出来,林昆把车停在了路边,把坐在后排的小楚澄抱到了前面,小家伙一副失神的表情,是被刚才的血腥场面吓到了。

才三十多岁就空降到中港市担任南城区的警察局局长,金柯本来是满腹盛气,也满腔豪情的想要在中港市闯出一片天地,今个儿才是他到警察局来上任的第二天,结果就撞上了林昆这么一块顽硬无赖的石头!

冯佳慧的声音很小,林昆往屋里看了看,也小声的问道:“孙洋睡了?”

疯彪点点头,略微沉思一下,道:“阿狗,你马上派人去把黄光明的老婆孩子‘请’来,以防这个老东西在里面不老实,吐出了我跟他的事。”

“嗯。”蒋叶丽点头,脸上没有任何局促的表情,她一个道上混的女人,男女间的那档次事自然看的开,何况今天晚上要不是林昆出现,她恐怕已经沦为了阿虎的玩物,与其被阿虎玩弄,还不如献身给眼前这个身手不凡的小伙子,只要他能帮自己守住百凤门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“甘愿为道院牺牲之人,我陈子恒绝不会让他这么死去!好同学,你可以休息了,一切有我!”陈子恒的话语斩钉截铁,配合其战力,顿时就形成了强烈的感染力,让人信服。

“哦。”李春生咧嘴一笑,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摊主,低着头继续摆弄手机。

林昆说完,章小雅的眼睛一亮,紧跟着补充一句:“对,他是我干哥哥!”沈涛本来还想叫嚣,但一看林昆面色不善,而且对方的身高跟气势明显比自己要强,果真动起手来他八成不是对手,于是他脑袋里机灵一转,就冲旁边看热闹的销售员道:“这两人干什么的,还不赶紧给撵出去!”

他神色冷漠,一副不好接近的样子,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让人感到压抑的气息,使得学堂内的所有学生,都没来由的心底一颤,纷纷闭嘴,安静的看向走去讲台的这黑衣老者。

现今这个尤小五儿,却是走老夫人路线,经常跟在老妈身边,看样子哄的老妈甚为开心,也特别喜欢她。而她虽然以前只是刘家妾侍,但也是威风八面,在老妈眼里,地位自然也是高高在上的主母之一。

快到傍晚的时候,耿军狄带着女儿耿乐乐从外面回来,爷俩回了趟自己的房间,把购物的东西送回去,然后便来到了林昆和澄澄的房间外。

“哎……”付国斌笑着在心底摇头叹了口气,现在的年轻人啊,是真看不明白喽。沈曼站到窗边看到了那两个猥琐的西域男人,当下就要下去抓捕,被林昆给拦住了,沈曼不愿意的瞪了林昆一眼,道:“你干嘛拦着我!”

韩心的心里顿时一阵暖流划过……林昆拎着两瓶冰镇的矿泉水回来,韩心正在小口的嚼着肉包子,这包子的味道确实很美味,比她以前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还要好吃,只是这大热的天吃包子也确实是一种煎熬,热腾腾的汗珠马上就渗出了白皙的脸颊,好在林昆的冰镇矿泉水来的及时,她拧开之后就大喝了一口。

“彪哥,现在风声紧,我怕……”“呵呵,怕什么,就一个黄光明被扳倒了,屁大点的事儿,本来还寻思先让他整整那小子,没想到这老小子那么不中用,还不如他老婆好用。”

冯佳慧上了车,林昆把车停在了旁边的一个僻静的地方,林昆回过头笑着说:“晚上有点事情耽误了,不好意思。”

小楚澄哦了一声,一脸童真的说:“我以为爸爸妈妈趁我睡着了,在外面打架呢,小红跟我说过,她爸爸妈妈总趁着她睡着了,在客厅里打架,每次打的都很凶,衣服裤子都脱光了,还抱在一起摔跤呢……”

而这王缪,明目张胆的鱼肉乡里,虐杀奴婢,用后世的标准来说,就是血案累累的变态杀人狂,反而欺男霸女都不算个事儿了。

“澄澄……澄澄?”林昆喊了小家伙两声。“啊?”小家伙回过神,猛然的看着林昆道:“爸爸,我害怕,好恐怖啊……”

嘭!孙天穹忽然闪身上前,直接一掌拍在了李照龙的胸口,他的速度极快,李照龙眉头只是一皱,却是根本没反应过来,脚底下连退三步。“爸!”“爷爷!”“六爷!”李家的一干人等,以及身边的那些拥护者,这时全都上前了一步。“咳咳......”

“哟呵,我儿子这么厉害呢!”林昆停下车,接过奖状摊开来看,上面写着:楚澄同学学习成绩优异,乐于助人,遵守学校纪律,特发此奖状鼓励。“儿子,咱把这奖状拿给你妈妈看看?”林昆笑着提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