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3章 观月雏乃重口味照片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五娘对甘氏瞥了个挑衅的眼神,用力挺了挺胸,那惊人的高s o n g好似随时要挣脱束缚跳出来一般,她对此一向引以为傲,自认是比甘夫人强的优点,虽然隐隐也知道,甘夫人曲线没那般惊人,好似是因为束胸太过紧裹的缘故。

林昆循着李春生眼神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位身材修长,着装性感火辣,一双大白腿笔直的美女站在前面的景区入口,这姑娘戴着个墨镜,暂时看不清五官,但就从这一身的打扮和身材来看,只要长的不吓人,都算得上是一盘不错得菜。

“哦……”澄澄脸上的表情缓解了不少,仰起头问林昆道:“爸爸,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,算是超级英雄么?”

“还有,王宝乐最后看到了古蛮鬼熊时,哪怕重伤虚弱,也都挣扎着爬了过去,试图以自己的身躯,引走鬼熊,拯救全部同学!”

“我去!”林昆赶紧捂住澄澄的嘴巴,一脸严肃的问:“澄澄,谁教你这么说话的?你可以不喜欢韩心阿姨,但是你不能说她是狐狸精,那不是小孩子应该说的话。”

林昆叼着半截烟卷,抱着两个胳膊摩擦着,眼神左顾右盼的想看个究竟,可这周围除了漆黑就是漆黑,啥玩意儿也没有,他刚觉得没意思要回到上面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‘吱嘎’的开门声,紧跟着‘砰’的一声,好像丢出了什么东西。

天楚集团的汽车维修保养业务,几乎养活了整个广元汽修厂,这年头有奶便是娘,他徐广元一个商人更明白这个道理,要是不伺候好了身边这位主,人家要是在楚董的面前随便一句话,可能自己的饭碗就要堪忧了,徐广元把林昆带到了汽修厂后院的一个单独的仓房里,这仓房的规格很高,里面收拾的很干净,其中停的也都是一些豪车,林昆大致的看了一眼,五十万的车在这里根本看不到影子,同样他也没看他的老捷达。

张大壮赶紧睁开眼睛,看到了林昆之后,心里悬着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放下了,何翠花闻声也回过了头,高兴的道:“昆子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!”

冯佳慧这时才恍然回过神,赶紧向她爹妈介绍道:“爸妈,这是我的两个朋友,这是韩心,这是林……”话到嘴边突然卡壳了,冯佳慧只知道林昆姓林,平常除了林先生称呼着再就是称呼他澄澄爸爸,说起名字她还真不知道。

尤五娘回神,俏脸又浮现甜美笑意,说:“主人叫我什么都行,我若真是春茧啊,就将主人缠得死死的!主人,我真的会哦……”眨着水汪汪大眼睛,眼里全是媚意。

见甘氏和尤五娘都踌躇,陆宁就是一笑:“回头一人写篇几百字的作业,对这桩买卖的看法,都随意写一写。”

林昆看到了姜峰,他之前并不认识中港市的这位草根起家的副市长,但看到此人气场不一般,周围的警察们见到他之后纷纷退让的架势,也就知道这是个大人物了。

林昆和耿军狄对视一笑,笑容里有着一层小孩子看不出来的深意。

小楚澄抬起了头,楚楚的看着林昆,林昆露出微笑,“儿子,快向你妈道歉,解释一下为什么撒谎了。”

刚才拍马屁的那大兄弟脸色倏的一凛,赶紧闭口不说话了,这马屁没拍好,很有可能拍到了马蹄子上,谁都知道许旺财最疼他这个儿子。

身后跟着的小弟们见老大发火了,一个个都很识相的拉开距离,低着头不说话。于亮突然停下来,转过身冲身后的小弟们就吼道:“麻痹的,你们倒是给老子出出主意啊,打是打不过那厮了,难道要老子的气白受了?”

午夜十二点之后,城市的夜生活才真正的步入高潮,余志坚开着车直接来到了飞翔舞厅,他平常也是去过不少的夜场,但这家飞翔舞厅真是没来过,原因很简单,这家飞翔舞厅的格调不符合他的口味,明面上挂着舞厅的招牌,里面却是以人肉交易为主,里面的女孩几乎都是鸡,几乎没有正常的良家或者小白领来这里消遣,而到这里的男人们,也都是抱着出来花钱买肉的心思,重要的是这里的肉都是以物美价廉为主,来这里买肉的大都是收入低下或者年龄偏大的男人,肉的质量自然不高。

冯佳慧之所以恭敬的喊他一句大师好,一方面是出于对这个恶道士的畏惧,另一方面是想自己礼貌一点,赶紧把这个一脸色相的道士给赶走。

“小林呐,你先别这么大的反应,这只是一份工作,你不要太有负担,我的小外孙很可爱的,我保证你会喜欢上这孩子,喏,这是他的照片。”

“再给我来瓶酒……”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来,正是那个中年男道士,包子铺里所有的人都离开了,唯独他还坐在座位上,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空瓶子了,他虽然说话的声音醉醺醺的,可人看起来可一点也不醉。

“嗯,这人小时候的品质就不怎么样,没什么大的能力,不过擅长讨好人。”林昆笑着道,他这么说也不打算跟孙志隐瞒什么,没那个必要。

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和一阵扑朔迷离的香味,那是林昆用的沐浴露的香味,来到中港市的这几天,林昆对这个味道的印象最深,因为实在是太好闻了,再加之是用在林昆的身上,就更衬托的非同一般了。

“东海公,这次我与你赌!”说话的,是坐在周贡身后的一名少妇,穿着很俭朴,青色襦裙,面目轮廓,和王吉略有些像。

山下的一块空旷地上,停着三辆车聚集了十多个人,正是于亮他们那一帮人和林昆,于亮靠在车门前点了根烟,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等着看林昆被虐,他手下的那些恶奴们已经围住林昆,一起冲着林昆扑了上去。

林昆摸索着墙壁,向前面走去,想要过去看看刚才扔出的是什么东西,顺便去敲敲门看看能不能开,他以前听说过,一些个舞厅之类的场所,经常会涉及一些地下赌场之类的见不得光的买卖,那道门后十有八九是这样的买卖。

车的前窗上贴了个违停的罚单,林昆直接撕下来揉揉搓搓扔进了路边的杂草堆里,老捷达挂名在天楚公司的名下,也就说不管违章还是贴罚单,都不用他林昆操心,自然会有人解决的。

“黄局长,不好了!”民警着急忙慌的说。“什么不好了!?”黄光明厉声问道。“二楼的审讯室,刚才打起来了!”

中年男道士一脸的狞笑,目光淫邪的自冯佳慧的脸上扫过,又落在了冯佳慧身后满脸气愤的韩心脸上,然后当着两人的面,直接把手里的相机摔下,咣的一声响,连带着照相机那昂贵的镜头发出的玻璃碎响,这架价格不菲的纯进口单反相机,瞬间化成了一堆七零八落的碎片。

咕咚咕咚。哎,这也忒特么的暴殄天物了吧。别墅的前后都有小院,用小栅栏围着,有着一股田园小清新的感觉,值得一提的是在车库的旁边,有着一小块空着的菜地,大约五六十个平方。

“妈妈……”小楚澄跑到厨房的门口喊了一声,紧跟着马上便呆住了,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,小家伙眨着小眼睛,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看着于亮那张伪善的笑脸,以及他那一口一个哥喊着,林昆一眼就看出,这小子的背后肯定藏着一个阴谋,只是不管这阴谋是什么,林昆此时都不屑去想,反正料他这个乡镇的小衙内也折腾不出什么大的浪花。

孙羽这个气啊,明明一路上,都帮他分析了,说了如果双方都用寻常弓箭,要和他对赌的这个人未必能赢他,本来都护公,就是想看看这东海公的神弓还在不在,能逼出东海公用神弓即可。

这样的夜晚,失眠的不光他一个人,林昆躺在床上也失眠了,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颤抖一下,心里翻涌着各种说不出的感觉,枕边的儿子突然在梦里呢喃了一句:“爸爸,妈妈……抱抱……”她将思绪从没有尽头的心事里抽离出来,轻轻的把儿子抱在了怀里。